小鹅通对话标杆316期:二胡小众国乐,如何通过IP打造实现内容变现

运营分享 2023-07-27 10:00:29 阅读:962


本期嘉宾:张欣怡_Xixi不要酱

所属行业:兴趣爱好

客户介绍:老鲍对话标杆第316期,邀请了和xixi学二胡创始人——张欣怡_Xixi不要酱。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硕士的她,是国乐大典第四季人气乐手,“和xixi学二胡”线上系列课程研发与主讲教师,全网粉丝30万+。


本期聊天详解了她是如何把二胡小众国乐,通过IP打造,实现内容变现的。欢迎一起走进这次特别的对话,一起来享受吧!


节目主播:

老鲍:小鹅通创始人CEO


创始人Xixi的故事


张欣怡_Xixi不要酱:大家可以叫我xixi。我从附小到研究生一直就读于中央音乐学院的二胡演奏专业,也是原中国戏曲学院附中的二胡外聘教师,是广东卫视第四季国乐大典的人气乐手,也去中央电视台录过很多的节目,包括综艺晚会等等,也在线下做了很多的个人的独奏、音乐会、沙龙等等。


现在是在做线上的二胡方面的这些演奏和教学工作。我们是从 0 基础,到有一定基础的,到艺考生,再到各地二胡老师的培训,整个的体系都是由我来研发和主讲的。我们现在大概在线上的学生基本上除了非洲以外,遍布了这个全球的各个大洲,有很多的在各个大洲的华人,以及一些这五湖四海的小伙伴们都在线上和我们一起去学习二胡。


老鲍:好像周边学二胡的不多,你是怎么被家里面安排去学二胡的哈哈?


张欣怡_Xixi不要酱:哈哈,对,小的时候都是被家里安排的。但是我比较偶然一点,因为我们家是没有跟艺术行业沾边的,音乐、体育、舞蹈、美术,没有一个是沾边的。我是在小时候上幼儿园的时候,在我们老家哈尔滨的一个少儿中心里面,有一个少儿民族乐团,民族乐团里面是有各种各样的乐器的。我那会儿因为我爸妈工作比较忙,基本上都是每天晚上放学的时候,老师必须要等着我爸妈来接我,他才能下班儿,然后他在等我爸妈来接我的时候,就会弹一些钢琴的一些小曲子之类的,然后发现诶这个小孩还挺有艺术“细菌”的,可以跟着钢琴的韵律一起晃晃脑袋、摇摇身子。


然后他跟我爸妈说要不去学一门乐器,我们近水楼台就去找了少儿民族乐团的团长,因为我们啥都不了解,也不知道有什么乐器,就问你看看这个小孩能学啥,那会儿我大概可能也就 5 岁的样子,就又瘦又小又矮,团长就说你这个啥也拿不动咋办呢?那你就学二胡吧,那个二胡的老师正好蛮好的,就阴差阳错这样就开始学二胡了。


老鲍: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你是怎么走上了培训的路线呢?


张欣怡_Xixi不要酱:其实我在开始上大学、读研就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带学生了。但是那会儿还是属于比较传统的线下的一对一小课的这种模式,学生一周来上一次课,一次课上一个小时。后面我毕业了之后开始上班,我唯一做过的一份儿工作做了一年半,还是在北京,上班了以后,就发现我的上班的时间是周二到周五,周六周日还要去在公司上课,我当时还是中国戏曲学院附中的老师,我周一还要跑到戏曲学院附中去给学生上课,再加上我自己的小课学生,我整个时间全部都被占满了,全年无休,是一个很疲惫的状态。


后来就疫情,过年的时候大家都被关在家里面了,那会就开始想要去做一些二胡的视频,当时还没有想一定要去做培训或者什么之类。我就是在家闲着没什么事干,就开始去做一些曲目的改编。因为我在上研究生的时候,学过作曲的,所以我会把一些年轻人比较喜欢的这种音乐的形式,比如说动漫的游戏音乐改编过来。其他包括一些流行的歌曲,甚至摇滚,说唱欧美的流行金曲,电子乐等等,我都是去做改编,包括音乐剧,这个就积累起来了小部分的一些粉丝,然后他们就会经常问我二胡演奏当中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很有意思,是我自己在学习的过程当中没有遇到过的、一些偏基本功的问题。


我当时就会觉得,怎么还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呢?这个有什么可问,不就自然而然就是那样了吗?所以我记得之前听过另外一个老师在讲课的时候,他就说可能那些真的教得特别好的老师,不是属于天分特别好的老师,因为天分特别好的老师,他可能从来都没有走过弯路,他也不知道学生们真正的问题和困惑在哪里,他是不接地气儿的。


所以当我去不断地再去接触了越来越多一些非专业的二胡爱好者,但是他们又真的非常非常喜欢这件乐器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在当地的城市可能找不到非常合适的、很专业的二胡老师。我在上研究生的时候,当时想要去考学的学生,在山西,他每个周末坐一宿火车来北京找我上课,上完了以后当天晚上再坐火车回去,非常辛苦。


那我觉得,我们有没有可能通过线上这种方式,去节省掉大家的时间和路上的精力成本,又可以去打破教育的这种壁垒,比如我是专业的人,我才能够得到专业老师的这种指导,我如果是业余的,我就只能够得到业余老师的指导,我觉得这样子是不对的。


那么就是这样子想法,包括同学们不停地在问我很多的问题,我们索性就在线上去给大家做这样子的一些课程,能够去真正的解决大家在学习二胡的时候遇到的一些问题,能够让他们更小试错成本的去接触到比较专业的二胡学习的系统和教学方法。


老鲍:我有点好奇,你在利用互联网做分享培训之前,你说上班,对吧?你们学二胡的上班一般在做什么呀?好奇哈哈。


张欣怡_Xixi不要酱:这个也是一个比较严肃的一个话题,我们有很多的二胡专业的学生也经常会来问我,说xixi姐,我快要毕业了,我未来的这一个职业发展的方向是什么,我以后能找什么工作?其实对于我们这种纯演奏专业的,而且是单单像乐器演奏专业的人来说,在毕业了之后,就业就是两个方向,要么你进学校去当老师,你要是厉害一点,你就进大学,进高校当二胡老师。


如果说进高校要求比较严,进不去的话,那在中小学可能就变成一个音乐老师,最多带一带学校的民乐团的二部声部,这是一个部分。另外可能就是进乐团,进各种各样的民乐团做演奏员。


我是属于不太安分的那一种,这两种我都不想干,因为可能本来我自己的想法比较多,在很小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未来一定是要创业的。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是不能去过那种朝九晚五的上班的一个生活的,但是我又很清楚的知道,我们学校属于非常专业的音乐院校,它就是以主科为主的,这些运营、管理、营销等等是连选修课都没得选,完全没有这些门类。


所以如果我要是刚刚毕业,我就去选择自主创业的话,那可能就很快就死掉了。我当时就想,在音乐行业去这个做这种初创公司的话,他们是怎么去做的?当时学校里面我们有一项课程,叫做视唱练耳,一个演奏辅助类的一个学科,主要是培养音乐素养这一个部分。


那个公司的老板也是我在初中视唱练耳这门课程的老师,我在上研究生的时候,就经常过去给他们去开一些沙龙,开一些音乐会等等。所以我在毕业了以后就直接进入到了他们的公司。因为他们是做这种儿童音乐启蒙开发的,他们不教二胡,所以等于说我的二胡完全没有任何用武之地。但是在这一段的工作经验当中,我知道说一个项目是怎么样去运营下来的,除了教课以外,还在教课背后的一些很繁琐的,很流程化的一些工作大概都是怎样的。所以这个可能算是我的一个就是创业思路的启蒙。


老鲍:那你这个还挺这个神奇的,阴差阳错的。那你后来在互联网上发东西的时候,是有准备的吗?是有意识说要为创业做准备吗?


张欣怡_Xixi不要酱:其实当时开始做的时候并没有说我想好了再去做。我觉得这个东西不可能是我把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想好了,我后面要一步一步怎么做,才开始做的,永远都准备不好,所以其实就是在边做边看。


比如说我先是以我自己比较喜欢的作品,我去做改编,看到了大家的反应,然后去跟粉丝去征稿,比如说你们想听什么样子的作品,因为我主打的就是一个要去颠覆大家对于二胡的一个传统印象的改观,感觉以前二胡一听起来属于要在天桥底下去摆个碗才能出现的那种,一提起来除了赛马和二泉音乐就没别的了,所以包括线上我是从来没有演过这两个曲子的。


但是我会演奏很多,让大家听到了以后就觉得说,哇,Xixi老师,我在听你演奏二胡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二胡还是这样子的,所以我当时的这一个方向就是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发声,让更多的年轻人觉得二胡这件乐器它并不是很古老的,它并不是很土的,或者说它并不是一个只有老年人才会喜欢的一个乐器,它也是可以被很多的年轻人所喜爱的。


所以当时就是从这样子的一个角度出发,开始去在互联网上想要去发声,后面的这些事情其实都是水到渠成,顺水推舟,或者说是在我们的粉丝和这些小伙伴们他们的推动下一步一步做出来的。


老鲍:当你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有一拨人,你的同学,甚至你的老师,他都属于专业选手,他们是怎么看待你在互联网上这么玩的?有点像相声界看到郭德纲开了一个小剧场一样的对吧?


张欣怡_Xixi不要酱:是的,对,包哥很懂,哈哈,一下子就点到了专业。我们所谓的鄙视链,比如说专业音乐学院毕业的可能看不起普通的师范学院的,师范学院的可能看不起二胡音乐爱好者,或者是一些机构的老师等,是在这种学历上的。


那么从演奏方向上面其实也有隐含的鄙视链。比如说拉专业曲目的学生,是看不上拉流行歌曲的这些人的。我在学校的时候,因为我们学校属于带光环的那种,大家都捧着你,说你有什么新作品,自己开音乐会的话,都是属于最新的,可能今年才出的那种现代作品。大家都说你们技术这么好,只有你们才能拉这些作品,所以当时我们就会觉得怎么可能会去拉流行歌曲,那这样子的话太掉身价了。


我自己就是这样子状态的一个转变。在刚开始做的时候,应该是 20 年, 21 年的时候,我自己的主课老师都会侧面的提醒我说,哎呀,欣怡你不要在网上疯疯癫癫的,还是要稳重一点,要端庄一点。


但是我再去真正的做这件事情,包括我和很多的真正的喜欢二胡的人,我们从商业的角度来说的话,我真正跟 c 端用户有这种这个沟通的时候,我才发现,好像给小孩去选择乐器的时候,都以钢琴为主,很少会去考虑到二胡。


为什么二胡这一个乐器的受众面打不开?我觉得其实可能有部分原因,也和我们所谓的专业二胡的从事人员不愿意走下神坛有关。那些现代作品,在音乐学院里面开研究生音乐会的作品是非常好的作品,但它确实有欣赏门槛。


我一个完全没有学过乐器的人,你让我坐一个半小时,听的全是这些炫技的大曲子,我是听不懂而且听不下去的,那我想要听什么样子的作品?我想听我熟悉的旋律,大家会觉得说熟悉的旋律我才能听懂,我才听得下去。


就像是在流行乐里面也会有这样子的鄙视链。搞爵士的看不起搞摇滚的,搞摇滚的看不起搞流行的。但是其实从音乐上来说是没有高度之分的,包括我们在去诠释同样的一首作品的时候,你在去做二次创作,做二次改编的时候,你已经变成了它的一个创作者,那你赋予它什么样子的音色,赋予它什么样子的艺术加工,或者说是高度,这个是由你来决定的。


我们现在在互联网上可以看到很多在做二胡演奏的一些博主,网红。其实从我们专业的这一个角度来看,可能他作为网红,并不是非常的专业。他可能在把这个乐器呈现出来的时候,没有那么好听,对于吃瓜群众来说,他第一次听到他可能觉得二胡就是这个声,那他可能觉得,这个声音不是我想听的,他可能就把了解二胡的这扇门关掉了。


所以我觉得我们再去把这一些流行歌曲去赋予我们的创作和表达,其实是希望能够给那些喜欢二胡的,或者对二胡感兴趣、好奇的这些小伙伴们,一个了解二胡的窗口。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我后面慢慢的就和自己的傲慢和解了。


老鲍:对,以前二胡受众并不是很广,但是如果我们在互联网搞得话,可能就能够激发更多的一些爱好者,这个非常棒,你好好干这个,争取成为二胡界的郭德纲。


张欣怡_Xixi不要酱:哈哈哈,我加油我加油。


线上付费产品是如何打磨的?


老鲍:Xixi跟我们分享一下,第一个线上付费产品是怎么出来的,也给我们讲讲线上的一个内容的打造过程吧。


张欣怡_Xixi不要酱:大家的传统认知,会觉得乐器学习的这件事情一定是要老师手把手去教的。其实在我去看大家的演奏或者是教学这个过程当中,我会发现其实是分人群的。


如果你是对于那种零基础的小朋友,五六岁的,那确实是要线下手把手去教,因为他可能一些表述他听不懂,他反应不过来,那你就直接上手就可以了。


但是对于成年人来说,如果老师可以把这个事情掰开了,揉碎了的,讲得非常清晰,逻辑也非常清晰,所有的动作,示范等等,都非常清晰的话,对于成年人来说线上的这种学习方式可能会优于线下。


我们有很多的学员就跟我反映过,因为我们的课程是录播课+直播课的,录播课都是非常精心打磨过,而且会有多角度的切换,我们会把课程上做很多的类似于像学习笔记一样的排版。然后他们就会说Xixi老师,我发现如果我在线下上课的话,我一周只能见到老师一次,如果不是录像的话,我可能这一个小时的课程回去了之后,我大概第二天、第三天的时候,这些课程的内容就忘得差不多了,那我接下来的四五天我都不知道自己练的对不对?


而且没有这种上课老师的这种指导等等,我很可能就不太想练琴了。但是在线上,这个课程是可以不断反复的去回放的,我可以往回拉一点,我这句没有听明白,我可以往回拉一点,可以重复的不限制的播放。我每一天练琴的时候,我都可以去根据视频去进行跟练,它就让我觉得我一直是有老师指导的。


包括我们在课程训练营的这一个部分,其实是这个花了很多的心思,在运营上面,一直会有老师贴身的指导,对于成年人来说,线上的学习反而会比线下的学习的效果更好。


所以这个是我自己的觉得线下和线上的一个区别,其实就是分人群的。以及我觉得线上的课程可能会更考验老师是否能把话说清楚,是否能够深入浅出地把这个事情讲明白。所以我觉得如果能够做到这两点的话,形式上面是不会成为我们能否学习好的决定性的因素的。


再来说我的第一个这个课程产品是怎么做出来的,其实特别简单,就是同学们需要啥我就去做了。因为大家在问我问题的时候,我会发现,诶,怎么这么基础的问题大家还不懂,但是我就发现确实这个问题是很多人都会问到的。我就想说,好,那我就去做一次调查,看看大家到底是有什么样子的问题。


我当时是在 20 年,大概五六月份的时候,我做了两次线上的练习打卡训练营的活动,两次活动加起来可能大概会有个 100 多,将近 200 位这个同学来参与进来。这个活动就是我用我自己改编的作品去分了低、中高三个难度阶梯,你可以根据你自己的程度去任意的选择一个作品,完成我们 21 天的训练营,你就每天把你的练习视频发到群里,然后我一个一个来看,一个一个来点评。当时因为我刚刚开始做的时候只有我自己,所以我那一段时间每天至少要花 6 个小时是去点评大家的作业的。


但是这两轮儿下来了之后,我就会发现这些同学他们是非常随机的,他可能有小孩儿,有在校大学生,有纯业余爱好者,也有专业的学生或者是二胡老师,他们的样本是非常的广泛的。我就会慢慢的去总结出说,噢,原来大家的这个部分的问题是最直观最多的。所以那会儿也是教会了我一件事情,就是老师不能自嗨,不能我擅长什么我就去讲什么,因为那个东西不一定是学生需要的。


所以我们的第一门课程是根据这两次的这个练习打卡训练营所总结出来的大家常见的问题,去做了一个专题的训练营。这个训练营到现在已经开了差不多 3 年了,现在还是我们比较王牌儿的课程。包括到后面我们的所有的课程都是一个设计思路和逻辑,都是基于学生自己身上的这些问题,从学生身上来,最后再到学生身上去。


老鲍:我看一下咱们的产品形态也是越来越广泛,从年度学习卡、单曲学习到伴奏,还有乐谱,还有训练营,文创周边也发展得非常丰富。为什么要设计这么多产品形态?给大家讲讲你的产品设计的思路吧。


张欣怡_Xixi不要酱:其实我们的思路特别朴素,就是大家需要啥我们就给啥。像那个学习卡呀,因为我会定期的在线上去做一些公益课的直播,有很多同学就觉得说,老师你讲得太好了,但是我前面的都错过了,或者我可能后面我没有办法去听到这个课。那我想,有什么方法能随时随地学就能学得到?所以从去年 4 月份的几百场直播回放我们都放到学习卡里,随时什么时候想学都可以。


那么还有一些同学说,我看到了你改编的曲子,我觉得特别好听,但是我找不到谱子,或者有很多的是我自己的原创的谱子。那我也想拉和你一样的同款,怎么办?那我就去把这些谱子让我们的工作人员去打出来,放到学习卡,我们那个里面已经更新了 100 多首曲子,还在持续的更新,那么你喜欢哪一首,你就可以在里面去找到谱子。


有谱子了之后,二胡是一个单声部的乐器,它听起来太干巴了,有没有伴奏?但是网上的伴奏我一个是找不到,还有一个是我找到了,可能还不是二胡合适的调,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调好,那么我们就再把这些伴奏整理出来,调整成合适的调,然后去送给你。


比如说我平时看你的视频的时候,我想把这个东西在车里面循环播放,但是视频这种形式的话就不是很方便,能不能有音频?好,那么我们再把演奏音频放进去,所以其实这些东西都是基于大家的需求,然后我们一步一步的去做出来的,所以我们在去设计新产品的时候,都会提前的这个从各种各样的方面去做一波用户调查,谨防自嗨。


包括周边的这些文创,我今天这个 t shirt,这个二胡的胸针,包括我们自己做的一些这种钥匙扣上面写的这种朝Xi相处,然后还有那个一些扇子,我们做了很多这样子的文创的一些周边。因为我觉得学音乐它应该是一个很有趣的,很快乐的一个事情。你的这个家里面,随时随地的能够看到一些二胡的元素,包括我们还有一些二胡书签儿什么之类的,它可能就会去提醒到你说,诶,我跟这个东西是有关系的,他会给你一种身份上的归属感,我是一个二胡人,那我是二胡人,我是不是得练琴?因为我们整个团队也都很年轻,大家的那种想法也都是这种天马行空的。


所以其实我们在做这些文创产品的时候,是稍微有一点不计成本,不计代价,就是自己开心,然后大家喜欢就好了。包括我们做的个二胡的这个钥匙扣,有很多人都说啊,老师太可爱了,我这个想买怎么买?我说我们不买的,只送,所以就是有很多这种比较任性的这种事情,就是希望让大家真的觉得说你在去学这个乐器的时候,我们的目的是希望让他通过这个乐器去感受到音乐的美好,然后通过感受到音乐的美好,让他能够抓住更多生活当中的小确幸的这些瞬间,让他觉得生活是无比美好的。


所以我觉得我们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希望大家能够把乐器学习这件事情变成一个我喜爱的,又是我擅长的这样子的一种感觉,而不是一个提到乐器学习就是枯燥的考级,考到 10 级,这件乐器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碰它了。我觉得如果要是老师把一个学生教成这样子的状态的话,那其实它是毁了一个学生对于音乐的这种向往。


老鲍:那你这里面的粉丝肯定有很多业余爱好者,也有专业选手,对吧?这里面大概是什么样的一个构成?都是你在教,还是说你还会找一些专业的老师来?


张欣怡_Xixi不要酱:因为现在关注的人逐渐增多,其实各个程度的同学都是有的,有这种里边完全不会二胡的,这个同学就是看到我的哪个视频,觉得特别好听,他就想来学这个乐器的。那么有这样子的,我们会有专门的零基础启蒙这一个部分的课程。


那么还有一些呢,比如说自学了一段时间,或者自学了几年的,就老觉得自己拉得不好听,但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还是属于比较基础的业余爱好的这个范畴,我们也会有相对应的这种基本功类的训练营。


再往上走可能就是一些艺考生,然后在校的一些二胡专业的学生,大学生、研究生,包括一些二胡从业人员,一些二胡老师、演奏员等等,他们可能就会再去学习更高阶的课程,然后以及我们会有教师俱乐部等等。包括我们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我们的每一次的 0 基础训练营都会有这个差不多 1/ 3 到一半的是二胡老师来参加的,因为他们想知道说应该怎么样去教零基础的学生,所以就是各个程度的同学都有。


老鲍: 我看到老师你和团队还做了专门的教育大纲,还有入门的作品集这一类的,为什么要做这个这些方面的东西呢?


张欣怡_Xixi不要酱:其实这些是属于我们课程当中的这个课件里面的这种东西,那么这些也是还是一个很朴素的,就是大家需要什么,我们做什么。那么有一些老师他还是搞不清楚,我要一步一步怎么去来教。那我就会分为,初入门阶段的 0- 3 级的,到这个初级阶段 4- 6 级的,然后再到高级阶段 7- 9 级,再到后面我们每一个阶段的教学目标,教学内容以及这个教学方向和一些解决问题方案等等。我直接给它做成一个册子,做成一个教材。


对于现在的小朋友来说,他们喜欢什么呢?他们喜欢孤勇者,他们喜欢这个冰雪奇缘, let it go。他喜欢这些东西,那你如果能让他用二胡演奏出来这样的旋律的话,他就会愿意去拉琴了。但是我们又有很多的二胡老师找不到这样子的谱例,或者说自己不会写,那我就除了教大家怎么去写以外,我直接整理出来了 100 首,根据不同的教学目标,不同的这一个难点的一些分类,我整理出来这样子的一个曲集。


那么当你在去教学的时候,你比如说知道这个小孩他有 a 的这个问题,那你就去在目录里面找 a 的这个问题,底下可能就有十几首这种小歌曲是专门解决这个问题的,那么就作为一个教学上面的一个补充。所以这些都是基于我看到了我的学生,我的这些俱乐部的老师们,他们需要什么,然后我们去做出来这样子的一些产品。


二胡界的IP是如何打造的?


老鲍:聊聊 IP 打造,这个迫不及待了,作为二胡界的 IP 老师,你觉得打造 IP 这个事情有多重要?给大家分享一下。


张欣怡_Xixi不要酱:作为老师来讲,你首先要让大家能够看到你,他才会知道说还有这么个老师在做这个事情,如果大家都看不到你,你是不可能会有学生的,所以怎么让大家看到你?这个其实就是一个人 IP 打造的过程,你比如说你自嗨,你去拉一些自己喜欢的、一些非常高技术难度的这些作品,大家听不懂,那么你就不能怨大家不识货,是因为你没有给大家一个能够去走近你的一个机会。


所以我们在最开始的时候去做这种 IP 打造,我们可能会去看一些在网上的这种播放量比较高的这些作品,这些作品至少意味着它是被更多的人所熟知的。那么如果你再去选择这样子的作品的演奏的话,你可以加入很多你自己的个人风格,把它变成你的。


就像我在b站上面,我是有专门的一个专栏,叫做Xi派改歌,所有的歌儿它不会是以一个原封不动的状态去出现,慢慢的大家就会有一种感觉说xi老师是二胡界最能整活儿的,它会让你觉得,说你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作品还能用二胡来演奏。


那么首先大家会对于你的个人 IP 会有一个大概的一个标签,或者说是一个定位,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性格,是做什么的,你可以提供什么这样子的一个感觉。在这个过程当中,会通过我们在私域里面的各种各样的和大家的沟通,比如我们也会去建一些社群等等,在这个里面我们慢慢的去根据大家的需求,去做后面的一些课程。


在课程的这一个部分,我跟我自己俱乐部的老师也说,当然是要去吆喝着,让大家能够看到你为自己吆喝,一点也不丢人,但是你要保证你是真的能够给学生提供价值的,你不是在忽悠人的,你不是在去拿一些你自己都不知道对错的东西,道听途说的东西去忽悠人。


因为教学这个事情,老师和学生之间是有信息差的,如果我现在去学画画,我可能根本分不清这两幅画哪个更好,所以老师自己要有一个对于教师这一个职业的敬畏感,我要不断的去学习,不断的去精进自己,保证我能够给学生提供的是好的东西。


那么我觉得真心换真心,你真的为学生去好,你真的让他进步了,他反过来就会变成你的忠实的拥护者,以及你的口碑传播的人,那么可能在教学的这一个部分,我尽全力的能够把我的所有的东西毫无保留地去教给大家。我的学生又会变成我的一个宣传者。


就像我们自己的学生,很多人都是他但凡参加过一个课程,后面所有的课程他全部都是闭眼入的,都是闭眼报,因为他知道xixi老师课程的这个质量有多高,他就觉得说我就跟着你走,没有任何问题。我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个人 IP 的打造又是在帮助你进行持续不断的曝光,因为你如果在线下去做一场活动,做一场演出的话,可能也就这一天,这些人在这儿过一个星期,他可能也就已经忘了你是谁了。


但是在线上的话,你的所有的这些作品都是可以保留下来的,你随便在网上一搜,你能看得到我三年前、五年前、 10 年前的作品。其实对于我们个人 IP 的一个势能,其实是有一个累积的感觉的。所以我觉得其实在这两个部分是相辅相成的,你先让大家看到你,然后让大家信任你,然后你的学生会变成你的这个宣传。


为什么我们在朋友圈,在私域的这一个部分做得很好?是因为我们把每一个加过来的人,没有当过数字,没有当过流量,都是当做一个有温度的人,我们和你是一个平等的。我记得之前有好多人加过来的时候,第一句话问我说,你是真的xi老师吗?他们觉得说,哦,一个网红,一个做这种短视频的人,他是不会自己来跟我去沟通的,他是高高在上的。


所以当他会发现说,诶对面我是活的,会发语音,会发表情包,会跟他们开玩笑的时候,他们会觉得我对你天然的信任感就增加了。


为什么我们要把人从公域引到私域来?因为在私域里面你发的那个东西叫朋友圈,就是朋友才能看到的圈,他会觉得说你在我的微信里面,我天然就会对你有更多的一层的信任,所以这个也是我们一直说,我们要把人留到私域啊,如果你真的说把人留到私域了,但是你是以一个这种打扰的状态去跟别人去沟通的话,是没有任何的水花的,而且大家觉得没有温度,或者说你很厉害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没有给我带来情绪价值,也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的这一种这种各样的维度的价值的话,那么你的厉害和我有什么关系?所以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我们在去做 IP 打造的时候,我觉得特别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定是真实的,你别去装出来一种人设,我明明是一个话很少的人,我偏要装得很健谈,我明明是一个很严肃的人,我偏要装得很搞笑,这样子的话他是装不长久,而且会让人觉得你的不真诚、你的不真实是会让人家看出来的。


所以我觉得就是你保证你的真实,再做你自己,平等的去对待每一个能够和你产生链接的,和你对话的人。我觉得这样子的话是,反正是我觉得我们一直在做,而且我觉得是一个比较好的一个能够去打造个人 IP 的一个方式。


老鲍:有一位老师之前说过,说不要把朋友当私域,要把私域当朋友。我们很多人的朋友圈,根本就不是朋友,完全就是广告,完全就是把你当私域来收割了,真正要做的是把私域当朋友来看待。听说你们还搞线下见面,这个关系拉的就更近了,这个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


张欣怡_Xixi不要酱:我们在去做了一些线下的沙龙,包括我们今年8月中旬的时候,也会在杭州去做线下的这种 6天5晚的夏令营。之前是因为疫情,我们不太好方便,然后现在结束了,在疫情之前的时候,我们也是会经常去做一些线下的活动,能够去跟更多的人见上面。线上说了这个 1000 遍,不如线下见一面,这种见面三分情的这种感觉在的。线下的活动当中会有破冰,大家都会去介绍一下自己,和二胡的一些缘分,或者是故事,我们会有一起的合奏,这个都是我提前会把改编好的标注好的谱子提前发给大家,一块去合奏,也会有演奏,也会有线下的一对一的指导环节。


所以一般我们在去做这种线下的时候,因为想要去照顾到每个同学,所以我们只是严格控制在 20 人以内的,基本上都是每一次一发布要在哪个城市去做这种沙龙,瞬间就会爆满,而且有很多同学都是坐着高铁,坐着飞机从其他的城市过来来去参加这种线下的活动。


所以我觉得在这样子的这一种过程当中,就像现在鲍哥跟标杆客户去对谈这样子的感觉。只不过我们可能是把它做得更小型,但是也是在这个过程当中能够去抓一些,大家更在意什么样子的内容,或者说大家更需要什么东西。


老鲍:现在我看你全网的粉丝也非常多了,有多少粉丝?


张欣怡_Xixi不要酱:差不多小 30 万的样子。


老鲍:OK,那你觉得今天有这样一个规模,你的核心的心得有哪些呢?给大家简单分享两句。


张欣怡_Xixi不要酱:我觉得第一是做自己,第二是别自嗨。哈哈哈,对,其实就是这两个。做自己就是你要有自己的风格,有自己的特点,别自嗨,你要去考虑大家喜欢什么,你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去做你自己的一些东西,但是不要完全的脱离大众,就是你脱离大众,大众不关注你,那你也不要怪大众。


老鲍:你在公域上,在哪些平台做了传播?哪些平台给你印象比较深刻,你做得比较好的,你觉得好的原因是什么?


张欣怡_Xixi不要酱:现在基本上我们是全平台的,基本上大家平时常用的这一些平台,我们都有去做的。确实是在不同的平台会有不同的平台特点。比如说我这一个视频在这个b站上面火掉了,但是我不一定在小红书上面会火,可能在抖音上面火了,但是不一定在快手上面会火,所以这个其实是会有一定的这种这个概率的。


所以我觉得作为内容创作者也是一群特别孤独,而且要内心特别强大,很佛系的人。在我刚开始在做的时候,我会新发一个视频,我就会一直盯着那个数据。啊,又有多少人看过了?完播率怎么样?5 秒超出率怎么样?你会在那个状态当中很焦虑的,但是后面你可能在做的越来越多的时候,你就知道很多时候它是需要一个积累的,你要给它时间长出来,所以可能现在的这个心态上面就会比较好。


对于这种不同的平台的话,其实现在比如说像这个抖音、快手,他们还是以短视频的这种为主的,那么可能在这些视频上,在这些平台上面人流量是很大的,人数是很多的,但是它可能相对来说没有那么的精准。


比如说是在b站,或者在是这个小红书上面,在这些部分b站人群比较精准。我很多专业的学生以及二胡老师都是从b站上面过来的,然后小红书上面可能就是以这种女性的群体,以及这种宝妈等等年轻人这个会为主。


所以像我们这一次的夏令营等,也会有小红书上面过来的这个宝妈,直接报名,不是属于原来的那个老流量的,属于新流量,也会有这样子的。我觉得其实这个东西跟平台的调性也是有关的,比如说小某书它就是一个种草平台,所以大家在上这一个 APP 的时候,它是能够去有一个心理预期能够接受。我在这个平台是有一些付费意识的。


但是比如b站,它就是大家这个潜意识里面就会觉得这是一个免费的学习网站,所以我如果是上这一个 APP 的话,相对说不会有这样子的一个付费意识。比如说再到视频号,这种比较年长的人的这一个受众群体会比较多,那可能这一个部分的群体又有他自己的一个特点。


但是虽然说平台有不同的调性,但是平台的人也是活生生的有温度的人,所以它只可能是做一个大概的感受,但是真实进入到你的私域里面的话,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还是要真正的落实在人上面,落实在每一个人上面,而不是用平台给他们去做标签。


关于未来的规划


老鲍:未来朝哪个方向发展?经过你这些年的摸索,你觉得二胡的从业者还有哪些新的机会,一并跟大家分享一下吧。


张欣怡_Xixi不要酱:其实我觉得对于我自己而言,在二胡的教学和演奏的这一个部分,我会持续的去做下去的,一直去做下去的。从另外的一个角度而言,我其实在走的这一条路,是一个相对比较新的路,可能它是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除了进学校当老师和进乐团、当演奏员以外的第三条路。


所以我也会希望我自己如果真的在这个里面去摸索和总结出来一套方法论的话,这一个方法论能够去帮助更多的这种乐器,或者是艺术行业的这些从业者,能够去做成更多的自己的一些个人品牌。


那这样子的话这个池子就变大了,这个行业也会发展得越来越好。我也希望未来可以有一部分是能够真的帮助这些这个同行们,或者说是类似的这些行业的从业者们,能够帮助他们实现个体创业,能够让他们被更多的人看到,所以这个是我未来想要去做的这个方向。


其实现在也是国家也在去大力的支持这一些传统文化,所以我觉得对于二胡,对于传统音乐,对于这种民族文化的这一部分,一定是会有更大的空间的。那么至于这个空间我们要怎么把它拓展出去,那就是我们可能要一辈子或者是几代人一块儿去共同摸索和去探讨的这个事情了,但我觉得它一定是会往一个更好的方向去发展的。

相关推荐

热门文章

现在加入,立享新商家专享优惠礼包
免费试用
联系客服免费试用
18639011728